SX73

偶尔传涂鸦和(歌)词、请多指教。
查看介绍

【剧本片段】分离

夜 内 卧室


TAPE-A把Spring推进卧室,随后迅速转身锁上门,拉过写字台堵在门口。几乎是堵上门的同时,TAPE-B开始在门外怒吼着砸门。

Spring:你在干什么!

TAPE-A焦虑地抓着乱糟糟的头发,笔记本不知被丢在哪。

Spring:哈,现在你抓到我了,动手吧?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变态!

TAPE-A抵着门,慌张地摇头。

Spring:还想装好人?Fuzy他们就是信了你这一套才会……

TAPE-B:(在门外吼)给我开门!

Spring:是不是现在又想编什么“我不想伤害你”这样的鬼话,然后和你亲爱的弟弟一起,把我也变成一摊血肉?我凭什么...

梦境150328 歼灭

Aquatieel,一座封闭的城市。中央是直入云霄的高塔Babel,以它为中心,撑开伞一样的穹顶,整个城市被盖在里面。虽然有人造的日光,但多数情况下街道都被冷的暗色笼罩,白色的灯光点缀其中。细小的街道如同水管,被封闭起来,密集,穿插,错综复杂,在有着隔音墙的主公路周围交织。 

城市的封闭,是为了阻挡外界糟糕的空气。现在世界上早已没有新鲜的空气和明媚的阳光了,一切都只能在模拟环境中复现。

而我是这个城市外人。

为了观看体育比赛,我和同行的女孩eo走进市中心的Quiddy体育场。场馆的形状像一个中心挖了洞的飞盘,扣在地上。在人造阳光的照耀下,买票的长队拐来拐去。本地居民组成的橄...

囹圄-B

看着这个垃圾的双手被铁链吊起,遍体鳞伤,似乎随时都要断气的颓废样子,我把刀扔到一边。
哐啷一声,空旷的地下室。
.
结果心情也没有变好。
废物,废物,废物,一个个都是纯粹的垃圾。老子和那种傻了吧唧的白痴有什么可瞎对付的。Piano也是,和机器一样完全没有变通能力。
.
随之飞起一脚,击中了那家伙的腹部。为了回应这一击,他从已没什么东西可吐的嘴里,呕出一点点血。
你这个垃圾也一样。
.
“你。”
轻微的锁链声,反正已经虚得头也抬不起来了吧。
“你说,某些一无是处的垃圾,究竟是以怎样的毅力活到现在的啊?”
手把住这家伙脏乎乎的下颚,将这个凝结了无数血块与寄生虫体液的头抬起来。穿透脸部肌肉,附着在右颌上,花一样张开的寄生虫...

140925梦境 火车

140925梦境 火车

梦里的人有阻碍自己知道事件全貌的倾向?
.
.
昏暗的天,潮湿的空气,嘈杂的火车站。
我和家人站在候车站。
灰白与淡绿,掉了漆的墙壁。由两堵墙夹着中间,高的台阶上,是不算宽阔的空口。下面是河水一样流过的是铁轨。
.
比起说是火车站,似乎更像是地铁站。这空口也只能容下两个车门的进出。
左右,人聚成堆。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即将去向遥远的地方。
.
父亲和弟弟正为什么争论着的声音,听不清晰。然而右边更吵。大概是一家的三个孩子,打闹着,他们的母亲像幼儿园老师一样追着。
.
嘈杂。
仰头看着昏黄的云搅在一起,无聊地等待着。
等待着,等待着,直到——
列车的到来。
.
深绿色的外壳,伴着吱吱呀呀的声音……最终是尖锐的...

【OC】TAPE-A: DON'T SEE THAT YOU SHOULDN'T SEE


TAPE’s WORLD - A WORLD OF LEGEND - Chapter 1

  TAPE-A: DON'T SEE THAT YOU SHOULDN'T SEE

 文/绘 SX73


最初发布 百度creepypasta吧 http://tieba.baidu.com/p/3232645624

相关图楼 http://tieba.baidu.com/p/3271575084

全文txt+插图+特典两张 下载 http://pan.baidu.com/s/1qWDJ0hm


天开始变凉了。虽然知道还没有冷到会...

TAPE-A:SAVE SIGHTS IN A TAPE -1



十一月。
风中夹着寒意。空无一人的街道边,我和B站在车站边。
就算是周末,街上也常常只有寥寥几人。虽然五年前的这里要更加荒凉,但毕竟是发展中小城市的边缘地带。
看不到边际的闲置地,稀稀落落建造在其中的工厂和…破败的楼房。
到现在也无法理解这里荒凉的原因。
不过,幸好它是“荒凉”的,能够减少与人接触的机会。
因为,不能让别人……

“诶诶?车吗。”我顺着B看着的方向,却只见到了微扬起的尘土。
因为很像那时的衣服,所以他一直穿着许久前我买的白衬衫和西裤。至于西服的外套被塞到哪了,他估计也不知道吧。

TAPE-B,我的弟弟。现在应该是17岁,和我一样。
白色的绷带,十字交叉,以鼻梁为交点,固定在脑后。同样是沿用那时的系...

Cremation

眼睛。
转不动了。
不仅仅是因为目光被吸引。
结膜上突出的刺,牢牢地扒着这个球状的晶体。在黑暗中的部分,已经开始泛出微少的铁锈般的气味。
喉咙里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着。摩擦着干燥的管道内壁,发出嘶嘶声。
不过已经,感受不到痛了。
那瓶液体,将痛觉都燃烧殆尽了。
此刻我是不是,只有颈骨连接着头部与躯干,用不能转动的赤红的眼,注视着你留下的残局的,一副骨架呢。
把挖出的眼球嚼碎后吐掉也好,把剖开的胸膛里的内脏绞成泥也好,把肋骨挖出、折断、插在脖子上也好,把手指扭断系成结也好,只是让人感到恶心的事而已。
但是为什么啊,还要做多余的事情。不,应该说是,多余地没做某事。
把他们的绝望,清晰地留在他们脸上。
撕裂视觉的尖叫声,黏稠...

梦境 TAPE-A-0:00:31

梦境 TAPE-A-0:00:31


天是灰的。

细小的雨点沙沙地打在风衣上。尽管稍微难以睁开眼,但雨还不到需要打伞的大小。

既无法给人带来困扰,也无法让人感到清爽。仅仅是这早已到来的灰的天色的附带品而已。

我低着头匆匆忙忙地跑着。风衣摩擦的沙沙声盖过了雨击的沙沙声,盖过了我的呼吸声。


八点整。


手表这样忠诚地告诉我"已经迟到了"的信息。

没有办法……只有跑。

遵循着每天的惯例,走着熟悉的路,去同一个地方。在这样的惯性下,身体向前移动着。

向着学校的方向。


看门的警卫已经缩回传达室了。我顺利地通过了校门...

梦境140422 手机

中计了。
虽然当时没有发现。

学校组织去了科技馆,也就是有很多可爱的卡通雕塑的小朋友很喜欢去的那种。非常大。
开头的事想不起来了,总之——
眼镜丢了。
手机在某次进什么地方集合之前放在了外面,回来后也不见了。
于是就开始瞎着眼满世界找手机。
那是……有很多人的室内广场。可以钻进去的、做成细胞形状的房子啊,需要仰视的、巨大的人形雕塑等等……
从上面垂下来了吊起的塑料恐龙,尾巴动着。
指向它斜下方的椅子。
白色塑料,圆鼓鼓的……不知道想仿成什么东西。
在它下面有张纸。
纸下压着白色的皮套。
里面是手机。
……
……纸上有我的名字。
简直是挑衅。
是打印的英语作文。内容大致是“I”的叔叔动了自己重要的东西,然后用装逼式的手法杀了叔叔...

№73 WORLD (上)

№73 WORLD (上)

    因太过弱小而死,
    因袒护他人而死,
    因太过麻木而死,
    因放纵情绪而死……
    各种理由皆可使人成为被杀的目标。
    无论是多渺小的因素。
    在这个№73世界,被判定为LOSTER的人,将会被他人斩杀。死去的LOSTER的尸体,将会被以数据形式被№73系统回收。...

© SX7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