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X73

偶尔传涂鸦和(歌)词、请多指教。
查看介绍

【剧本片段】分离

夜 内 卧室

 

TAPE-A把Spring推进卧室,随后迅速转身锁上门,拉过写字台堵在门口。几乎是堵上门的同时,TAPE-B开始在门外怒吼着砸门。

Spring:你在干什么!

TAPE-A焦虑地抓着乱糟糟的头发,笔记本不知被丢在哪。

Spring:哈,现在你抓到我了,动手吧?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变态!

TAPE-A抵着门,慌张地摇头。

Spring:还想装好人?Fuzy他们就是信了你这一套才会……

TAPE-B:(在门外吼)给我开门!

Spring:是不是现在又想编什么“我不想伤害你”这样的鬼话,然后和你亲爱的弟弟一起,把我也变成一摊血肉?我凭什么相信你?不可能了,再也不可能了!

TAPE-A机械地摇着头。

TAPE-B:(在门外吼)杀了她,TAPE-A!

TAPE-A的视线躲避着Spring,撑在身后桌上的手颤抖着。他忽然不停指向阳台。房间在三楼,窗外是漆黑的夜,隐约能看到茂密的树影。

Spring:哈哈……跳下去吗,外面还有那个可怜的孩子在“接应”吧?

TAPE-A疯了一般摇头。

Spring:能让我选死法,真贴心呢。

TAPE-A焦虑地示意Spring逃出去,她却只是缓慢地移动到窗边。

Spring:Alter Tape,今生遇到你这个伪善者,真是我最大的“幸运”。

TAPE-A痛苦地看着她,忽然下了决心,摘下缠住嘴和脖颈的绷带。他的左颊上,刀刻的字母“A”狰狞地霸占了半张脸;右侧嘴角被划开到颧骨的位置,周边的皮肉被强行撕掉,露出苍白的骨骼;脖颈前方被破开,里面的气管和食道模模糊糊地黏在一起,显然早已无法工作。

TAPE-B:(在门外吼)TAPE-A你疯了吗!她知道的太多了!

Spring失语。

(闪回)Nelie:故事中的那两个孩子,一个被夺去了视觉……

TAPE-B:(在门外吼)这比Rainy那样的小孩子危险多了,但凭什么你就能杀死她,……

(闪回)Nelie:一个被夺去了声音……

TAPE-A浅灰色的眼平静地与Spring对视。

(闪回)Nelie:脸上刻着表明身份的字母。

Spring用双手捂住嘴,想要摇头却做不出动作。

(闪回)Nelie:千万不能和失去声音的孩子对视,否则……

(背景音停)

TAPE-A:(唇语)相信我。

(闪回,仅声音)Nelie:……你会被迷惑。

Spring僵硬地点头,怜悯地看了眼TAPE-A,打开窗户。

TAPE-B:(在门外吼)……却要阻止我除掉这个威胁!

咚的一声,门被重物砸中,以夸张的幅度震动起来。TAPE-A踉跄了一下,他焦急地看着Spring。

她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不敢再与他对视。

Spring:……谢谢你。

她翻出窗户,伴随着沙沙的树叶声。

 

TAPE-A看着她消失后松了口气,突然,身后的桌子猛地向前,TAPE-A被冲倒。

门被粗暴地砸开,一个沉重的茶几擦着TAPE-A的头被扔进来,重重地砸在地上。TAPE-B手臂上满是血,刚翻过抵在门口的书桌就被TAPE-A抓住,两人扭打在一起。

TAPE-B:你他妈疯了吗?!放走了?TAPE-A,你才疯了吧!

TAPE-A的力气远不如TAPE-B,被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TAPE-B:别妨碍我!

TAPE-B他举起刀,迟疑了一下,刀插进了TAPE-A脸边的地板。TAPE-B将它拔起,用刀柄重重地砸在TAPE-A的头上,并在扎透了他的双腿。TAPE-A抱着头剧烈地喘息,模糊中看到TAPE-B翻出窗户。

TAPE-A用双手向前爬行,拖出长长的血痕。终于,他耗尽了力气停下,闭上双眼,恍惚中听到远处传来女性的惨叫声。

 

 

——————————————

剧本写得无比糟心,果然不实拍根本不会知道剧本该怎么写…

咸鱼般的我最近啥都没干只好用作业混更…主题是相遇和分离,相遇写的太屎了所以只放分离。背景是cp吧发过的那个TAPE的故事的后续快结尾的时间点。说起来我也懒得写正文(

以及已经不会正常写文章了…之前写的都废话好多,反而初中写的比现在的好多了(

评论
© SX7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