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X73

偶尔传涂鸦和(歌)词、请多指教。
查看介绍

梦境150328 歼灭


Aquatieel,一座封闭的城市。中央是直入云霄的高塔Babel,以它为中心,撑开伞一样的穹顶,整个城市被盖在里面。虽然有人造的日光,但多数情况下街道都被冷的暗色笼罩,白色的灯光点缀其中。细小的街道如同水管,被封闭起来,密集,穿插,错综复杂,在有着隔音墙的主公路周围交织。 

城市的封闭,是为了阻挡外界糟糕的空气。现在世界上早已没有新鲜的空气和明媚的阳光了,一切都只能在模拟环境中复现。

而我是这个城市外人。

为了观看体育比赛,我和同行的女孩eo走进市中心的Quiddy体育场。场馆的形状像一个中心挖了洞的飞盘,扣在地上。在人造阳光的照耀下,买票的长队拐来拐去。本地居民组成的橄榄球队和羽毛球队在我们身边的围栏里练习着,场地间的步道上盖着专门用于踩踏的灰草。


在观察周围的空档时,队伍前面的场馆里轰的响起,刺耳的警报声随即传来。不一会,安检口内飞出十几个闪着红光的小型飞行器,明显装了金属探测器。人们混乱地挤来挤去,队伍快速散开。我与eo对视点头,然后挤着人群向不同方向跑开。

计划第一步成功,ol的炸弹已经成功引爆了。

指向标非常混乱,但整个场馆从内到外的地图早已刻在我的脑内。我混在四散而逃的人群中,躲避着探测器,在场馆四周扔下伪装成垃圾的小型炸弹。

进行得非常顺利,直到一束激光照到我的脚边。我抬起头,一个穿着防爆服的警卫走过来。我装作普通游客混乱地问他状况,眼睛瞄向边上,橄榄球队员装束的大块头从各个方向向我围过来。

然后我掏出手枪扫射。

成功地在这个出口引起骚乱,同时通信器显示B出口也被eo堵上了。从尖叫的人群中冲出来,我深吸一口气,深蹲,然后,

跳过三米高的围栏。

同时启动藏在门口的炸弹。高大的树和照明灯倒下,带电的围栏被破坏,电流泻出。

“A出口封死。”对通讯器说过后,我全力向原定的方向跑去。


“Grisbleed战术人形ao,属于大陆城市Facreta。来这里是为了将其从内部瓦解,同时,

“据为己有!”

在用扩音装置喊着这些话的同时,Aquatieel的各地都响着同样的声音。

为了这颗星球不承受更多的压力,清除掉多余的人,然后使更优秀的人们使用有限的资源,这便是这个时代的正义。

为未来而屠杀,为未来而掠夺,为未来而战争。

即是正义!

将体育馆的中心路由器破坏后,我的通信器忽然响起警报,Aquatieel的武装部队已经到了,eo催促我加快速度。于是清理掉碍事的群众后,我赶向地下车库。


地下微冷,天花板遥远地悬在头上。车挤着车,在地上画的白线中停着。我的脚步声在地下里回响,没人追来。

但只是看起来没人追来而已。忽然间,身边的车一个个亮起刺眼的红光,向我冲来。我跳到车顶躲避它们,向eo的方向前进。

长方形的巨大车库,每隔一百米都有方形承重柱立在中央,里面有电梯。我在一个承重柱的边上,感到了柱子的另一侧来的枪口的杀机。

我暴露在他们的射击范围内。同时,我也举起了枪。

小型的激光枪,耗能相对少,射程很远,穿透力并不太理想。不过对于杀死没有装备护甲的人类来说还是足够的。相对的,我的衣服被擦破,露出里面的金属。

我寻找着电箱把它们一个个破坏,地下一点点暗下去,只剩红色的车灯和枪的火花在闪烁。我戴上夜视镜,从车顶跳下来,弯下腰使自己隐藏在车海间,与eo汇合。她已经展开了护甲,将自己包裹在白色外壳中,两把冲锋枪挺在外面。我也做了同样的防护,不同的是我配有的是各种特殊弹夹的轻机枪。

所谓从内部破坏,就是用这个。

特殊的穿甲弹配合炸药一点点从薄弱点将墙壁击穿,eo在一旁掩护。墙外巨大的压力使破坏加快,终于,外界的水流将墙壁破开了洞。

Aquatieel是漂浮在海上的孤岛,越是接近城市的底端,就越是接近外界的海水。于是我们按照计划打穿了阻隔来海水的薄壁,意外地轻松。

水充满了整个地下,一切都黯淡下来。海水的涌动为我们提供能源,现在这水中充满了被称作是废物的粒子,但对于我们却是可利用的无尽的能源。有这作为支持,我们是无敌的。


顺着充满水的圆形通道,我们向外前行。水中涌来了守卫的小型机器人,用普通子弹就可以解决,装备上我们占压倒性的优势。不如说,这里大部分的攻击性机器人都是不防水的,此刻已经变成了废铁。Aquatieel并没有战术人形,人类在水下的战斗力更可以忽略不计。可以说Aquatieel完全没有想到要应对这种情况吧。时不时冒出大型的机器人会难办一些,解体弹在这时就会派上用场。射出的激光被蓝色的螺旋包围,一发就可以将射中的物体从中间分解为分子级别。当然,耗能也是相当的高。

按照路线,我们在封闭的管道型辅路中前行。现在里面已经充满了海水,能源的供给有着绝对的保障。同时在外部,另外几支战术人形小队也在进行清理,排除着妨碍我们的事物。

冷色的海水中,一切活物都被笼罩上漆黑。夜视镜虽然能够满足战斗的需求,但因为还是旧式的微光夜视装备,在水中作为图像返回会损失细节,所以我一直开着枪口上方的探照灯。

岔路口,前方的漆黑中有什么在接近。我抬起枪给了它两下。然而在灯光中我看清了——

那是人类的尸体。

没有任何保护,无力漂浮着的普通人类。没有血流过来,但好像能闻到腥气。

本应是常见的景象,然而我们才刚刚在水中见到第一个。也许是因为地上也破坏了才会掉下来吧。

这样才稍微回想起“人性”之类的东西。

沿着漂来更多尸体的通道前行。被染上漆黑的人类肢体,海星一样张开四肢,阻挡着道路。但是很快他们就会成为碎片,在污浊的海水的侵蚀下被我们抛在身后。

我回头看看eo。但头盔里一片漆黑,看不到她的表情。


从水下出来,我们打开飞行装置漂浮在空中。城市的主体电力供给已经被切断,灰色的天空下,一片漆黑。裸露的电线喷射出火花,在暗色中燃着点点死亡的火光。向下望,刚刚我们经过的辅路上方的主干道上,隔音墙把道路变成了水渠,汽车漂在其中。当然,中间也有人类,死鱼一样随着水的涌动撞在隔音墙上。

“eo,有感到恐惧吗。”

我打开头盔的面罩问。

“从实力上说,我们有绝对的压制力,没有恐惧的必要。”

通讯器里传来eo平淡的声音。

“道德上呢。”

我问。

远处发出一声巨响,中央电厂被破坏,城市一点点陷入黑暗。

“Facreta-Grisbleed,即是绝对的正义。战术人形ao,你在为我们Facreta的人民执行绝对的正义,没有动摇的必要。”

eo打开面罩,微微一笑。她的电子眼变换着焦距,在火光中闪烁。


白色的机体被火光照得发亮,在灰暗中格外扎眼。这个高度下,空中飘满了我们的队伍。

是的,某些事情根本无关紧要,战术人形只需按命令行动。相对的,违反就会自爆。更糟的是,如果歼灭行动失败,受到威胁的就会是缺少资源Facreta的人民。

为生存而屠杀,为生存而掠夺,为生存而战争。

即是正义。


此时我们已经很接近城市中央的高塔Babel了,那里有着我们需要的东西。这个城市如同被巨大的保护伞笼罩,而那高塔便是伞柄。那上面的灯光断断续续地亮着,探照灯的光柱乱挥着,一切都是徒劳的挣扎。

当初就像这样,人类屠杀着这星球上的其他生物,蝗虫一般占领了所有的空间,像是破坏自己最早的栖息地那样将一切污染,而如今又装作受害者躲在封闭的堡垒中。殊不知,这里已经成为人类自己建成的牢笼。我们来到这里,取回原本属于这个星球的能源,并且将这蠹虫歼灭。

我早已不是人类。

在警报声中,飞向渐晰的高塔……


2015.03.28 SX73

2016.08.31 修改

好不容易做了个做了我自己战斗力超屌的梦。以前一直都是“我碰到了敌人→摆出发大招的架势→声光电特效ON→特效完后啥有攻击力的招都没发出来→我被追着逃命”这么怂的模式……
整体感觉很像游戏对吧。我还记得我一直在冲着不停冒出来的机器人开枪,在岔路口的时候和eo妹子背靠背前行,我负责断后。机甲似乎并不是人形的,我已经想不起来了。总之自己的灯照到尸体的时候还是稍微被吓到了。
我很喜欢这个视觉感,全景很震撼,地面上是水道,远处是高塔,天空中飘着白色的机器装甲。在空中飘着的感觉超好。




评论
© SX7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