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X73

偶尔传涂鸦和(歌)词、请多指教。
查看介绍

【设定】世界通道


文/绘 SXwich73


“世界通道”。
在众多共存的世界的缝隙中,连通两个世界的通道。由“通道运行者”操控,需要进行“世界跨越”的人在这里通过。
一个“世界接点”同时只能进行一次跨越,一次跨越完成之后“入口”才允许下一次的进入。一次跨越的时间是在一两个小时左右,根据世界间距不同而改变。
因此,一个世界接点一次允许多人的同时跨越。
说是多人,其实大多数情况下只有两个人。因为人数太多的话,跨越会变得很困难。
.
那么接下来,就不得不说到通过世界通道进行跨越的方法。
.
多人跨越的话,需要排成一条直队,由打头的“引领者”带领通过,中间每个人的手拉在一起。也不一定要是手,在身体上有连接就可以了。
绝对不可以松开。
因为通道就像水流一样,跨越的过程中会有其他事物的阻挡。也许是从路过的世界中出来的东西,也有可能是通道自身中存在着的。通道本身也会有阻力。如果被它们影响到从而和引领者分开的话,就会因为与通道的“节奏”不统一从而跨越失败。
那样的话,也许就会永远去不了该去的世界了呢。
因为每次跨越的终点都是在跨越前定好的,在跨越时要主动和“通道行进速度”统一,进行移动。这种通道的行进速度,或者节奏,走在最前面的人能够看得最清楚。因此若是想要几个人同时跨越的话,同步行动是最重要的。如果落队,也就类似于“从同一世界接点同时进行多次跨越”,但这是通道无法承载的,后面速度不合的人会被通道强行挤出。
随机挤到路过的世界中。
然而那样的世界是未知的。也许充满危险的事物,也许没有通道运行者,找不到合适的世界接点(不能从通道的“出口”进入通道),也有可能那样的世界中空无一物——
只有进入世界的入口,而没有出口。
这样的世界也是存在的,比如刚刚形成的世界。
.
当然也有其他可能,比如进入“世界夹缝”或留在通道里。
.
世界夹缝,也就是世界与世界间的空隙。这里空无一物,可以说成是通道与世界接点相连的“走廊”。通过走廊可以找到“目标世界”的世界接点,从而从通道的出口(同时是走廊的出口)进入目标世界,完成世界跨越。
但是,如果进入的走廊不是跨越前定好的那个,那么就算走到原本应该有出口的地方,出口也不会开放,走廊不会一直与世界接点相连。这是“世界边缘”的不定型性使得世界夹缝不稳定所导致的。也就是连接世界接点与通道的走廊,以及通道,它们的路线是在时时变化的。通道运行者所要做的就是固定通道和走廊与世界接点的相对位置,未被固定的点是无法进入的。因此也可能有进入错误的走廊后想要回到通道,却发现通道的路线已经改变,不和自己所在的走廊连通了的情况。世界边缘的不定型性导致通道的不稳定性。
进入世界夹缝的方式,一种是引领者自己走错了走廊,另一种是引领者后面的人恰好在路过走廊附近时掉队并且自己进入走廊。
.
那么如果不在走廊处掉队,而是在其他的中途呢?
这样做的下场,有两个。
其一是被通道自身吸收,其二是被通道挤出。
.
是被通道吸收,或是被挤出,取决于此条通道的“通道饱和度”。当通道空间充足时,节奏不统一的人或物品就会在相对通道的速度等于零时(很短暂的停顿也可以)成为游离于通道中的东西。因为通道行进速度一般与“通道流动速度”相反,就像划船时逆流而上,速度太慢就会被冲走。虽然在水里还可以继续加速前进,但若是在通道之中,只要相对速度等于零就会被通道吸收,在这之后就不能自由移动了。随着通道的移动而漂浮到通道的不同位置,同时对其他通过通道的世界跨越者进行阻挡。游离于通道中的可以是生物,也可以是没有灵魂的物品,比如你的衣服。
.
那么如果通道已饱和,打乱节奏的人会被挤到附近随机的一个世界里,就像上文提到的那样。
.
因此掉队,不按照通道的节奏行进是非常危险的。
一次同时跨越的人数太多就会容易掉队,所以比较保险人数是两个。
.
另外其实多人跨越时没有有身体上的接触也是可以的,只不过步调要非常、非常、非常一致(和通道运行速度一致),要有一心同体的默契,但这未免太困难了。然而是在物理上连接在一起的则会被认定为是同一事物,就像是你左脚和右脚相对于通道的速度一般无法相同,但只要整体和通道的相对速度一样就没有问题。(如果引领者和后面的人有仇的话就可以直接把后面的人甩开了……)
.
此外,同时使用通道也是可以的。这里的“同时”的意思是,不同世界跨越者从不同入口进入,在同一个通道内移动,进行跨越。在同一个通道内行进的不同批次的人,行动速度应该是一样的,也就是和通道行进速度一致,这样跨越才能成功。
这也证明了同时在通道中进行跨越的人是可以在物理上分割开的这一点。
只是同一个入口同时只能进入一批人。因为刚刚进入通道时难以短时间内加速到通道运行速度,如果多种速度同时出现就可能扰乱通道的运行速度,或使通道饱和。运行速度是人为制定的适合通过的速度,而非通道自身属性,具有很强的不稳定性,随通道整体位置变化而变化。通道认定物体数量的方式是“对无物理连接的单个物体进行计数”。通道内游离的东西太多就无法进行跨越了(就像是在暗礁太多的水里或是漂了太多垃圾的水里划船很危险),也许会被撞上,导致速度被影响。通道运行者在跨越前应搜索通道的饱和状况,是否有其他人在里面跨越。如果另一批人在通道距离自己所在的世界接点较远或者路线重合不多的话,同时跨越也是可以的。
.
可见通道运行者的重要性。
有人在通道里跨越时,运行者需要一直在世界接点处运行通道,找准两端走廊与“起点世界”和目标世界对齐的时间,固定所需路线的通道和走廊的相对位置。同时目标世界的接点处也应有运行者接应,在“目标走廊”里做好标记。

.

.

那么接下来说一个具体的例子吧。
今天我所通过的世界通道,是楼梯。
以楼梯为具象载体。就像是老式的礼堂的楼梯间一样,昏黄的灯光中,一个楼层的高度分为两部分。一半是左右两边分行的楼梯,另一半则在中间会合。不算宽阔。扶手是深棕的木质,掉了漆,地面也不是常见的大理石,而是深灰的水泥。
两层中间的停歇台侧面的墙上,有一扇窗户。整个楼道的宽度,黑色的风景。
在每一个楼层,也就是与停歇台间隔一个楼梯的位置,两侧都有窄的走廊。深得看不见尽头。
那是连接世界通道与世界接点的走廊。
因为每层都有走廊,而世界缝隙的距离是不同的,所以楼层间的高度不定。有的一层高得离谱,因此走在里面才会有“这果然不是真正的楼梯啊”的感觉。当然也有其他没有真实感的东西,比如通道里的漂浮物。
.
大致的环境是这样的,那么来说说过程。
由操作者带领,找到合适的世界入口。这个通道的入口是一个洞口。其实也只是公园里假山里的洞而已,在通道运行者的操作下成为了走廊入口。同行的有五六人,因为时间比较紧所以决定两人一组进行世界跨越。
.
我是第一次跨越,由一个熟悉的人作为引领者带着。对方是大姐姐一样的女性。不方便说出名字,在这里就称呼她为S.L.好了。
于是在狭窄的山洞中穿梭一阵,进入完全的黑暗中作为衔接,之后便是没有灯的走廊。尽头的暖色灯光来自楼梯间。
也就是,世界通道。
.
不能犹豫。
进入通道后要立即加速到通道运行速度,然后匀速上行。通道运行速度,因为运行者事前强调了多次,所以也非常重视了这个词。其实只是一次两次跨越的话,不知道原理也没关系,只是我好奇零零散散问了很多。
刚进去时意外地轻松,只是快步上楼梯而且前面还有温柔的女性拉着,并没有什么异样。仅仅是通道中会时时漂来些不可名状的小东西。深色,交叉着扭在一起,互相旋转碰撞着从我身旁擦过。不过无关痛痒。
刚进通道时碰到了别的跨越者,两个男的,从楼梯的另一边上行。他们似乎行程已接近终点,同行没多久就气喘吁吁地进入了某个走廊。
他们消失后,通道里的活物只剩我和S.L.。
.
脚随着身体的惯性动着。 以一个节奏,快速而单调地前行。踏上台阶,走上停歇台,左拐继续上台阶,到了下一层,踏向另一组楼梯……停歇台一侧,黑色的窗中,是没有灯光的城市夜景。暗色的剪影,一成不变。
只有脚步声,沉闷而没有回声。
拉着前面的S.L.的手臂酸而僵,感觉眼前所见的都是循环播放的录像。
.
大概是因为疲劳和单调吧。
.
在这看似无尽的世界通道中,旋转。
.
……持续了多久呢。
昏黄的光好像模糊了。
.
要融化了一样,旋转起来。
窗外的黑色中好像亮着灯光,但也是模糊的。
.
随着楼梯旋转上行,眩晕的感觉。眼睛其实也可以闭上,反正节奏都已熟悉,睁开反而可能会晕。
……确实有点晕。
和站在横冲直撞的公交车上,从起点站到终点站,一直在低头看手机的感觉一样。晕得脑子挤成浆糊,四肢酸而无力,松松垮垮。
.
对,松松垮垮。手里的东西自然而然地从手里脱落。
.
脱落。
她的手。
快要
从我
手中
脱落。
.
……
.
“啪!”
.
被惊到。伴随着视线微小的扭曲,通道中的游离物打到我身上。意识到现状的我立刻抓紧她的手,睁大眼看着前方。
.
然而所见的一切,似乎都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
变幻的深色,像是日常中常见的物件形状的组合,散乱交织。通道中的漂浮物变多变大了。因为刚刚的声音,S.L.提醒了我要小心。
灯光的橙色中,似乎被加入了冷。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
不过比较令人难以相信的是,我所拉着的手臂上,粘了一个纸条。
.
不大的宣纸,用绿色有花纹的绢还是什么裱起,像书法作品一样。上面用毛笔字写着诋毁我的这位引领者的话。
匪夷所思……
空中还漂来了类似的纸条,有的裱起有的没有,但都是一个字体。好像还很飘逸的样子。
……都是“你不知道S.L.是什么样的人”,“离S.L.这种人远点”之类的玩意。还有说她死板而虚伪的内容,具体文字记不太清了。印象中贴满了墙壁,飘忽着寻找着着落点。数量多到难以想象。
.
完全搞不明白状况。当时我看她也没有任何特别的反应。
.
说起这位引领者,S.L.,温柔的大姐姐,我和她只是“很一般”程度的熟悉。没有到能够亲切地直呼对方名字的程度,因为工作的需要经常见面。然而也是像每天和超市售货员结账一样的交谈,虽重复,却只像陌生人一般,没有任何深刻的交流。
但是对于她,我并没有什么不认同的地方。
普通地履行自己的义务,普通地担当自己的责任,普通地完成需要做的事。在规章下旋转着。我和她是一样的。
.
然而那时却有略微的动摇。
.
这很奇怪,仅仅是一些无来由的话就能让人失去对熟人的信任感?如果说她的态度是不合适的,那么我和她一样,是错误的。
然而我在写下这个东西时,回想当时在通道里的状况,那种疑惑和对S.L.猜疑,真实而清晰,绝非转晕了转出来的幻觉。
.
这是我预料之外的状况。
.
同时,迎面飘来了否定这个人的言语。只有我听得到。 
.
虽然回想起来只是没什么实质内容的谩骂,但我当时好像真的有种隐隐的认同感。
.
什么样的言语才能有那样的力量。
.
她在前面的身姿好像变得扭曲。
.
好像像那些诋毁的言语中描述的一样一无是处。
.
好像应该“离她远点”……
.
但是
绝对不可以!
.
我叫出声,虽然她对我的一惊一乍好像很苦恼。
如果世界通道里和引领者分离,下场大概和失去联系,没有工具,在凶险的荒野中迷失相似吧。
.
为了不被莫名其妙的疏远感干扰而使我被落下,我试着和她聊天。
.
但是不行。
那种状况下也只能想到通道的事情。越说越觉得糟糕。我当时没告诉她我听到的东西的事。
.
只是觉得,好像她走的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不想跟下去……
.
那么就应该让自己“想要跟下去”。
.
于是在这样的想法下,想要反驳那些诋毁她的话,搜肠刮肚地历数她的优点……
多么多么好啊……多么好。我已经想不起来夸了什么了,似乎当时我所知道的人类的优秀品质都给套到她身上去了。
她好像很高兴。
疏远感渐渐在她的笑声中消失了。后来也一直在说话,直到跨越的结束。
很不容易的一个过程……
她说“看到目标走廊了”的那一刻,就像是连开了三小时的思想教育课即将结束时的欣慰感。谢天谢地这操蛋的跨越终于结束了。从出口进入到目标世界之后,整个人似乎都要一直趴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紧张的肌肉忽然松懈下来,疲劳感便将身体一个角落不落地沾满。
.
.
后来和其他人会合时,我和经历过多次世界跨越的前辈说了纸条和我听到的声音的事。对方沉默了很久之后才得出结论。
.
那是人为的。
.
有人故意不想让我成功从通道中出来。
.
他推测可能是通道中游离的“跨越失败者”的行为,因为自己孑然一身在什么实质内容都没有的地方漂着想要找人留下来,之类。然而具体实施的方法并不清楚。……虽然他也说了只是一种可能不要太在意,但回想还是有种背后发凉的感觉。
之后他和通道运行者商量着把那段通道从可选择路线中除去,毕竟可能有这样的人。
然而人在世界通道里是很难存活的,连食物都没有。他还调侃着以前的通道里见过漂浮的尸体,那些玩意上会不会附着怨灵之类……虽然这种事是个人都不会相信。
迎面飘来一具颜色变幻着的尸体,上面贴满符文一样的纸条什么的……
不不,这种事情太没有现实感了。还是别胡想比较好……
.
后来到了集合的旅店,我们这些从不同世界跨越来的人开始干我们该干的事。和世界通道就没什么关系了。
.
闲聊时S.L.提起,我在通道里那一段变得非常奇怪。废话变得巨多无比,死揪着她衣服,甚至还说了“我喜欢你请别擅自离开我”之类的玩意……她说完全没想到我是这样轻浮的人之类……虽然我是完全没有印象,脑子烧炸了吧……然后慌里慌张地说那都是胡扯。
求生的本能如此用言语体现……为了能够以正常的姿态活下来我也是蛮拼的。
.
说起来,当时和我从同一个世界出发的人里少了一个。
是我们前面一批的,一个女孩。我并不认识。
听说不是第一次跨越,但是,松手了。根据她的引领者来说,不知道原因。
虽然我跟那人不熟,但想起那位引领者的表情就也会悲伤起来。
.
好像是一种“她要被落下了,但我也不能回过头去救她”的感觉,沉重的悲伤感。
.
……真的很可惜。一直以来的努力与奋斗,全都因为意外成了一场空。
.
那样的跨越失败者,那个女孩啊,现在还活着吗?
.
在某个世界里吗?在世界夹缝中吗?还是留在了通道里?
.
不想去想了。
.
世界跨越这种事情,能够实行起来已经很不可思议了,在这其中的风险与未知——
.
多到,无法想象啊。

2014.10.07 SX73
2014.10.11 修改


————————


■名词解释
【世界通道】连接不同世界的通道
【通道运行者】运行管理世界通道的人
【世界跨越者】从一个世界跨越到另一个世界的人
【世界接点】世界边缘上的缺口 有不稳定性
【引领者】带领其他跨越者的领队
【通道行进速度】【节奏】人在通道中能够成功跨越的速度 人为规定 有一定范围
【世界夹缝】世界与世界间的缝隙 有不稳定性
【走廊】连接世界通道和世界接点的缝隙 有不稳定性
【目标世界】世界跨越的终点所在世界
【世界边缘】世界的边缘 有不稳定性 两个相邻世界的边缘中间是世界夹缝
【通道饱和度】通道内物体数与通道体积的比值
【通道流动速度】通道自身的移动速度 随通道的大小变化
【起点世界】世界跨越的起点所在世界
【目标走廊】连接通道与目标世界的走廊
【跨越失败者】进行世界跨越失败的人 漂浮于通道或夹缝中 或进入了错误的目标世界


■图解
楼层Fn(上部)



楼层Fn+1(下部)


平行世界 整体(看起来像细胞)



■相关

creepypasta吧发布 http://tieba.baidu.com/p/3369535532

封面角色TAPE-A(另外世界观) 文设 http://xiadeikusousx.lofter.com/post/19b24d_25689f8

评论
© SX7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