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X73

偶尔传涂鸦和(歌)词、请多指教。
查看介绍

囹圄-B

看着这个垃圾的双手被铁链吊起,遍体鳞伤,似乎随时都要断气的颓废样子,我把刀扔到一边。
哐啷一声,空旷的地下室。
.
结果心情也没有变好。
废物,废物,废物,一个个都是纯粹的垃圾。老子和那种傻了吧唧的白痴有什么可瞎对付的。Piano也是,和机器一样完全没有变通能力。
.
随之飞起一脚,击中了那家伙的腹部。为了回应这一击,他从已没什么东西可吐的嘴里,呕出一点点血。
你这个垃圾也一样。
.
“你。”
轻微的锁链声,反正已经虚得头也抬不起来了吧。
“你说,某些一无是处的垃圾,究竟是以怎样的毅力活到现在的啊?”
手把住这家伙脏乎乎的下颚,将这个凝结了无数血块与寄生虫体液的头抬起来。穿透脸部肌肉,附着在右颌上,花一样张开的寄生虫触手,此刻一动不动。
.
“喂,该不会你也饿死了吧。”什么什么虫。Angelia起的什么名字来着。说着把那家伙的头按到墙上。
受到挤压的寄生虫张牙舞爪起来,撕扯着他的脸。附带的当然是他因疼痛而扭曲的表情,虽然连呻吟声也没有了。
很好。
像这样,被虫子当做粮食啃食,畜生一样养着,直到能够派上用场的那一天——哈,被割掉肉煮熟的那一天吗?
垃圾……或是恶人,被这样对待一点也不过分呢。
.
“今天Angelia有别的事来不了。”
“所以老子亲自过来了哦。高兴吧?”
黏成一团的头发中间,眼睛微微睁开。灰色之中,什么都没有。
.
“看起来,长得还不错的样子——这个,”脸上的虫子。“还有,我看看……好好好。”肩上的,相同品种。两头都像花一样从中心绽开,只不过像植物一样,一端是深深扎入皮肉的“根”,另一端则是露在外面长而粗糙的黑色触手,也就是“枝叶”。
——此刻被作为“土壤”的,是这家伙的右胸,肩胛骨微向下。当时好不容易移到了右边,毕竟如果扎进心脏就麻烦了。
.
嘁。为什么这种废物非要活着不可呢。
死了不好吗?死了不好吗?快死吧?死吧死吧死吧?
但是不能死。
为什么不能死啊。反正只要老子看这家伙不顺眼,关先生他们也不会在意这种事,随时都可以——
.
可以个屁。什么都由着心情胡闹,那和这废物有什么区别。
这家伙还有些知道的东西。为了搞清楚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必须留着。
.
虽然他自己——也忘了吧。
懦弱到无法面对,懦弱到连思考都放弃,懦弱到不停地逃避现实,以遗忘作为最后的手段——
保护自我。
哈?你也懂得,保护自我吗?
.
说白了就是废物。我将手下移,掐住他的脖子。
养着吧,养着,直到能够说出点有意义的信息时,直到能够为我所用时——兵器。
怪物。
骨骼。
肩上的寄生虫缠绕的,骨。
那是从肩胛骨,锁骨,以及肱骨中分岔而出的畸形的骨刺。由最长的剑一般的长骨引领,一根根刺出身体的轮廓。至少有一米吧。控制好了的话,附带寄生虫的攻击,效果应该会不错。多亏了Angelia的培育。
代价是右手的完全控制权,现在它已经
卷曲成爪,完全变成了黑色。反正也不需要。
你需要什么呢,废物。你什么都不想要吧。
.
“被侵蚀,被蹂躏,变得破碎而扭曲,成为怪物,这样的对待——”
啊,不自觉地笑出来了。
“真适合你。”
在他耳边低语。
“这段时间一直只有肉体上的折磨,是不是觉得有点轻松呢?”
连自残都不需要了啊,这垃圾。
“肉体这种东西,虽然你也不可能知道,但我现在告诉你——”
又要麻烦穆格维吗,没关系。
“肉体是可以‘制造’出来的。不然你也无法以现在的形态活在这个世界。”
虽然我也一样。
沦落到这种地步。
虽然也有好的一面。
但是。
“稍微给你一点,精神上的折磨哦。”
不可原谅。
铁链撞击。
“比如说,你所见过的,人。”
我的手卡着他的脖子,沿着墙缓缓提起。
“凌泉音……和付正?”
他的头尽可能向后扬起,像一只鸭子一样捏在我手里,颤抖着。
“虽然之前说过那些都不是本人。但是。”
灰色的眼,艰难地转向我。
“那些都是生命哦。——包括你见到的所谓的老子——并不是纯粹作为机器的复制品,都是有灵魂有思想有记忆的——”
他露出畏缩的神色。
“生命。”
哈哈,那种东西算什么。
要多少有多少,反正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方便。
“五个?十个?二十三十四十?全部——死在了你面前。”
我作出悲伤的表情。
“你想过吗,先不说做不做,你——想过吗。制止任何一个人的死亡。”
锁链的撞击声。他的手臂无意义地扭动着,伴随着颤抖,连手指也无法弯曲,什么也做不了。
“仅仅是抱怨着所谓的命运,沉浸在痛苦中,在无聊的诱惑中堕落,一边说着‘不想伤害别人’一边心安理得地偷换概念从而做伤天害理的事,你——”
.
“真是个大好人啊。”
.
他的眼里挤出了东西,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样。
“以为是被制造出的场景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啊,虽然你不知道。不过啊,要说人在梦里的行为——其实更能体现他的真实想法吧?不用考虑太多背后的事情,乱七八糟的反正也无法想起,从而把最原本的最深处的最真实的本性——展现出来。”
垃圾就该就像这样,颤抖啊,哭泣啊,什么也做不了——
.
“所以我所看到的,你。纯粹是一个,”
“软弱又懒惰的,废物。”
“恶人什么的,只是因为你什么都改变不了才会变成那样。”
我和你不一样。
“你只知道逃避。”
我知道“某些”手段的效果和影响。
“你只知道欺骗自我。”
我清楚我所编造的一切原的原本面目。
“你只知道遗忘。”
我不可能忘记。因此。我。
遮住双眼。
为了记住,那之中,黑暗。
痛苦。
你所,
这个行为,绝,不,多,余。
.
“你这垃圾。”
然而他也只会知道用浸满廉价泪水的眼,可怜兮兮地望着我。像是要望穿一样,绝望的眼神——
.
嘴动了。
.
我松开手,他落到地上,伴随着寄生虫的扑打。
给我说出来,给我说出来,说出来,你所知道的你曾经知道的你绝对知道的给我说给我说给我说!绝对我绝对要找出这一切的源头绝对绝对绝对然后——
.
“TAPE-A!!你他妈给我说!”
.
然而如同失了操控者的木偶,手臂被铁链吊着,他的身体松散下来,头垂下,再没了动静。
只有寄生虫在蠕动的声音,啃食着他的身体。
.
“啧……”
我缓缓站起身,踢拖着走到地下室的另一头,捡起被扔下的刀。
给这团夹杂着血的黑色肉体一脚,除了寄生虫的一点抗议外,没有任何回应。
随后打开门,进入明亮的灯光中。
.
无趣。
“……这个废物。”
锁上门。
直到……何时。结束呢。

.
2014.10.02 SX73

囹圄-A→ http://xiadeikusousx.lofter.com/post/19b24d_262f55f

评论
© SX7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