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X73

偶尔传涂鸦和(歌)词、请多指教。
查看介绍

140925梦境 火车

140925梦境 火车

梦里的人有阻碍自己知道事件全貌的倾向?
.
.
昏暗的天,潮湿的空气,嘈杂的火车站。
我和家人站在候车站。
灰白与淡绿,掉了漆的墙壁。由两堵墙夹着中间,高的台阶上,是不算宽阔的空口。下面是河水一样流过的是铁轨。
.
比起说是火车站,似乎更像是地铁站。这空口也只能容下两个车门的进出。
左右,人聚成堆。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即将去向遥远的地方。
.
父亲和弟弟正为什么争论着的声音,听不清晰。然而右边更吵。大概是一家的三个孩子,打闹着,他们的母亲像幼儿园老师一样追着。
.
嘈杂。
仰头看着昏黄的云搅在一起,无聊地等待着。
等待着,等待着,直到——
列车的到来。
.
深绿色的外壳,伴着吱吱呀呀的声音……最终是尖锐的刹车声。
难以忍受啊,这种刹车声。
于是人流水一般涌入开启的两扇门。票已经检过了,乘务员只是站在门边维持着秩序。
.
内在一如平常的昏暗。旧的灯,还有让人以为它们在闪动的错觉。
明明看起来很狭窄,但里面的空间也算富裕。我们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然后又是——
等待。
.
但是这次,不一样了。
人声依旧嘈杂,但是其中透着的不是悠闲,而是焦虑,与疑惑。
因为预定的发车时间早就过了。人们愤怒地向乘务员询问,然而她什么也答不出,慌慌张张地在座位间走来走去。
.
然而,因为突然间的改变,人声戛然而止。
车身动了。
不是启程的前兆——
如同从侧面被什么重物撞上,要向一侧倒去的架势——
随后是颤抖,剧烈的颤抖,车厢要解体般的巨大声响,伴着人们的尖叫声——
.
什么也没有发生。
.
并没有进一步的偏倒或解体,车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静止在轨道上。然而对于乘客就不一样了。
这个时候谁都会问“发生什么了”吧。
于是在我对弟弟抱怨后,问了这个问题。当然我知道,他也不会给我正确的答案。
.
然而他并没有理我,在我问出之前就转头向父亲大声说着什么。
啧……混球。
.
我等待着,等待着,看着窗外昏黄的夕阳,听着人们嘈杂而模糊的交谈声,感到无趣。
无趣。
不明状况。
直到,广播,响起。
.
糟糕的音质,伴着音量大到几乎盖过广播人的噪音,低的男声出现在人们头顶。人们咒骂着之前这个声音的缺席,却又想制止他人的牢骚,防止声音没过广播声。
.
那个人在说什么……妈的,讲话的时候把嘴里的茄子吐出来好不好。
.
广播结束后,人们又炸开了锅。
结果我什么也没听懂,也不知道他人是怎么听出的信息。
“喂……所以说,刚才怎么了?”
我问向母亲。
不过似乎不用我问,她正和弟弟说着刚才的事。
发生了什么?推迟是怎么回事?震动是怎么回事?广播是怎么回事?
他们离我这么近,我听得清——
只言片语。
.
都是些我已知的信息,结果依旧什么都不明白。
搞什么,我要,聋了吗。
刷地起身,重重地踏一步到对面的座位,把弟弟拉到自己面前。
“臭小子,回答我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似乎对我忽然间的动作感到惊异,许久才发出声音。
随后——
.
.
灯光,逝去,黑暗中,我,坐了起来。
不明所以的梦境结束了。
.
考试写到手要断了,于是回家后想要休息……到这个时候也该醒了啊。
所以说……
梦里的人有阻碍自己知道事件全貌的倾向?
.
梦里专有的模糊感,以及莫名其妙的逻辑。
我一直认为梦里的一切会有阻止本人知道“这是梦境”的倾向。真实的触觉,真实的视觉,真实的听觉。自己熟悉的景物,陌生的场景,塑造出“这里就是现实”的感觉。
毕竟醒了之后,梦境中的一切都会消失殆尽吧。
因此我佩服久远以前承认了“这是梦境”的人。
.
想起“未见之囚”,之前给尹诹写的台词里面,对于梦境的解释。
——那是另一个世界。
由自己无意识间创造的,自己所在世界的“内世界”。本人的精神“跨越”过去,以梦境的形式呈现在面前。梦醒后,那个世界或存或亡,或短暂或长久,无从得知。
不过还是有继续存在的可能吧。
.
那么此刻消失了么?还在么?
——好歹告诉我一下,发生了什么啊。
.
2014.09.25 SX73

评论
© SX7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