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X73

偶尔传涂鸦和(歌)词、请多指教。
查看介绍

Cremation

眼睛。
转不动了。
不仅仅是因为目光被吸引。
结膜上突出的刺,牢牢地扒着这个球状的晶体。在黑暗中的部分,已经开始泛出微少的铁锈般的气味。
喉咙里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着。摩擦着干燥的管道内壁,发出嘶嘶声。
不过已经,感受不到痛了。
那瓶液体,将痛觉都燃烧殆尽了。
此刻我是不是,只有颈骨连接着头部与躯干,用不能转动的赤红的眼,注视着你留下的残局的,一副骨架呢。
把挖出的眼球嚼碎后吐掉也好,把剖开的胸膛里的内脏绞成泥也好,把肋骨挖出、折断、插在脖子上也好,把手指扭断系成结也好,只是让人感到恶心的事而已。
但是为什么啊,还要做多余的事情。不,应该说是,多余地没做某事。
把他们的绝望,清晰地留在他们脸上。
撕裂视觉的尖叫声,黏稠组织液的飞溅声,以及,能够摧毁意志的,与刀刃磨擦着的铜勺里,聚起的,
你的笑声。
他们的脸是磁带,记录下了,这样的声音。
我看到了你在那顶旧吊灯的光下,把那盘磁带放进音响的照片。
脸的位置有,圆珠笔涂的,本不应存在的笑。
已经够了。
我将已老化的绳子脱掉,手伸到口袋里。
上世纪的汽油打火机。原本大概是金色的华丽浮纹,已经被磨得能看见它里面的金属,肮脏而粗糙。
他们给我的"礼物"。
恍惚不定的火。
让它磨掉他们作为人的形体吧。
火散开了。
磨掉磁带上记录的,你的罪孽吧。
忽然从恍惚不定的火海中,燃烧着的肉块下,
那个人站了起来。
白色的衬衫,碳色的头发,眼眶里什么都没有。
"呐,我还是能,看见你啊。"
你的嘴扬起了不可能的弧度。
然后倒在了火海中。

2014.05.26 SX73

评论
热度(1)
© SX73 | Powered by LOFTER